您好,欢迎来到青之! 用户中心 | 联系青之 | 加入我们

解读标准化改革

qingzhi.net  |  日期:2019/09/20 11:23
      日前,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标准技术管理司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通报了我国标准化工作改革取得的成果。
            。除食品安全、工程建设、环境保护等部分领域外,强制性行业标准和强制性地方标准均已废止或转化为推荐性标准,强制性国家标准从原来的3600项压缩至2111项。
            对10万余项推荐性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和地方标准以及计划项目进行了全面集中复审,确定了需要废止的国家标准及计划2355项,行业标准及计划4886项,地方标准及计划5130项。
            赋予团体标准法律地位,出台培育团体标准相关政策,加强团体标准规范管理。目前已有2600多家社会团体发布了9700多项团体标准,智慧交通、共享经济、养老服务等领域都诞生了团体标准。
            。全面取消企业标准的备案,建立企业标准自我声明公开和领跑者制度。
            。新修订的标准化法赋予设区的市地方标准制定权,增强地方标准供给与服务能力,推动各级地方政府建立标准化工作协调推进机制。
      这些抽象的数据和概念似乎离我们的日常生活很远,实则不仅与生活的方方面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与实现伟大复兴的强国梦更加密不可分。
      秦统一六国在中国历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说到这段历史与标准化的关系,人们很容易联系到“书同文,车同轨”,正是由于秦一统天下之后进行了全面的标准化,才最终造就了一个使用统一文字、统一度量衡的泱泱大国,让中华文明没有驶入欧洲星散成多国的演进轨道。今日带来颇多助益的国内统一大市场,也正是拜秦的统一标准化所赐。
      秦的标准化硬核并非肇事于天下归一之后。央视《国家宝藏》节目中有一件国宝重器叫商鞅方升,这件标准量器铸造于秦统一六国的120多年前,足见秦的标准化其来有自,是秦国强大的动因。也因此,仍以青铜武器为主的秦军能在10年之内横扫东方手持铁质武器的六国军队,便有了合理的解释。标准化让秦军背后的武器装备系统成为当时最为高效率的战争机器,而东方六国因未能高度标准化,铁器坚韧而锋利优势也无从发挥。
      虽然秦给中国的标准化开了一个好头,但到了近现代,由于中国与工业革命失之交臂,便落在了现代科技与标准化脚步之后。虽然作为ISO的发起国之一,早在1931年12月就成立了工业标准化委员会,1940年改由全国度量衡局兼办标准事宜,正式推行工业标准化。但是在以后长达30年的时间里,中国由于内战和实行计划经济的原因也基本上游离于国标标准化活动之外。直到1978年中国重返ISO国际标准化组织,由于自我封闭的标准和标准化管理体系并未由此打破,中国与其他国家之间还是各说各话,对外实质性参与极为有限。之后再经过1988年颁布《标准化法》,2001年成立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同年12月加入WTO,可以说,中国才搭上现代标准化的列车。
      标准化事业经过一段时期的高速发展,促进了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在保障产品质量安全、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提质增效、服务外交外贸等方面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但是,在改革开放取得丰硕成果的同时,现行标准体系和标准化管理体制已不能适应国家当前内生和外在的发展需要。
            标准缺失老化滞后,以标龄过长为例,正常周期是5年,但中国20年未修订的标准都还存在。
            标准交叉重复矛盾,标出多门,且互不认账,有些标准技术指标不一致甚至冲突。
            标准体系不够合理,在国外政府不直接参与,授权第三方(民间协会公司制)来负责标准化,但在国内是政府主导,而国际上通行的团体标准在我国又没有法律地位。
            标准化协调推进机制不完善,标准本应反映各方共同利益,各类标准之间需要衔接配套。但实际情况是标准被大企业“绑架”,根据生产能力定标准。
      归根结底,这套20世纪80年代确立的标准化体制,症结在政府与市场的角色错位,深化改革势在必行。因此在2015年由《国务院关于印发深化标准化工作改革方案的通知》拉开了标准化工作深度改革的大幕。根据改革任务三个阶段的要求,至此已完成了前两个阶段的改革,也就有了本文一开头的成果发布。
      第三阶段的改革任务完成时间是2020年,要求基本建成结构合理、衔接配套、覆盖全面、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的新型标准体系。
            理顺并建立协同、权威的强制性国家标准管理体制。
            政府主导制定的推荐性标准限定在公益类范围,形成协调配套、简化高效的推荐性标准管理体制。
            市场自主制定的团体标准、企业标准发展较为成熟,更好满足市场竞争、创新发展的需求。
            参与国际标准化治理能力进一步增强,承担国际标准组织技术机构和领导职务数量显著增多,与主要贸易伙伴国家标准互认数量大幅增加,我国标准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迈入世界标准强国行列。
      标准化,作为国家质量基础设施(NQI)的三大支柱之一,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一个强国的重要标志则毫无疑问的是输出标准。